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临沂市沂蒙路与金源路交汇处四季春天3楼301室(中级法院南150米)

电话:13864951579

Q Q 号码:916462871

联系邮箱: lywanghuiyong@163.com

热点关注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关注

关注吴英案

发布时间:2016/9/8 9:38:12

江南镜月
    我们在吴英身上清楚地看见了这种社会危机:几个有权有钱的人一商量,就可以当着别的所有人的面,活埋一个挑战或威胁自己利益的人,这是纵横中国南北的普遍原则,没有界限。这场凶杀之所以骇人听闻,之所以令人颤栗、恐惧和惊叫,至少有三个理由:
    第一、吴英无罪。无论是根据法律还是事实,吴英无罪。翻阅所有可查到的案卷,不仅吴英无罪一目了然,而且,置吴英于死地的“政治理由”倒是基本都有据可查:青天白日下谋财害命,杀人灭口,消灭本色集团以保护垄断集团。因此,哪怕是别人出于善意的“罪不至死”呼喊,客观上也会助纣为孽——他们会说“既然有小罪也要杀吴英”。
    第二、对一个无罪的人处以极刑。这背后是一种极刑文化或极刑心理。极刑,就是极度残忍。这种极刑心理既是疯狂的,也是现实的。所谓疯狂,就是任何一点点对我利益的挑战,我都要置你于死地,让别人对我莫名其妙地全身发软。所谓现实,是指在一种普遍的极刑文化环境中,根据一种经验,要先下手为强。
    第三、这场为所欲为的暴行有恃无恐,完全不顾法律和公议。凶手们要当着我们的面,将吴英这个女孩子杀了,旁若无人,或言是如入无人之境。不仅如此,他们竟然以法律的名义来做这件肮脏的事情,而且能够成功,——特别是吴英的2007年本色集团若撑到现在,翻好几番的房地产投入足以还清所有40%的借款,但那些凶手们就是急于将吴英名下的财产贱卖,实际上就是分赃,所以5000万的酒店仅卖450万元——回过头来说吴英损失了多少亿的钱,于是,凶手们现在要当着国人的面取吴英的人头为自己的新酒家、新公司来一次开张血祭了!
    如果大家说自己是外行,看不懂这些,那么,举一件最简单的事情来说总能清楚的吧——迄今为止,凶手们咬定吴英“亏损4个多亿元”,却不能说清楚这4个多亿元是跑到哪里去了!告诉大家吧,那4个多亿元,准确地说绝对不止4个多亿元,都是通过“贱卖”这个环节跑到凶手们的口袋里面去了。
    凶手拥有解释和运用法律的法权,可以找一个有钱人先是贱卖其财产、然后控告其资不抵债、最后一刀砍掉其项上人头,当着我们的面做这件事,光天化日下做成这件事,然后凶手们都发达了,更加有钱了且当上更大的官了,你不觉得恐怖吗?!
    我可感到,太阳送来的风都是阴森森寒冰冰的。
杨海鹏在上海 揭示了部分真相,但限于红黑两道之巨大压力,他只是点到为止。尽管如此,配合相关报道,一幅豪强操纵司法、官商勾结之图景已显山露水……

如下是简要整理,未按时间顺序:

@杨海鹏在上海

    吴英案爆发,概因义乌银监处一次摸底行为。时上峰对吴英资金来源有疑,义乌银监处即找市政府,要求各口排查资金进入本色集团情况。这个会很多义乌干部参与,但有一女干部听罢慌了,告诉丈夫及小叔,于是有了吴英绑架案,她也参与。她未受任何处理。她是吴小英,杨卫陵之妻,义乌市府办工业科长。

    如无杨氏兄弟鲁莽行动,以吴英所购买资产的状况,本色获得进一步融资能力强,资产为正值可能五成以上。杨氏一动,有地利之便的东阳权贵即行动,通过“法律程序”查抄本色资产,经有限制的拍卖处理本色资产和虚假诉讼,造成3.8亿大洞。吴在绑架后,失去对公司财务及印章的控制,所有问题就由吴英来扛。

    浙江地一级司法之豪强操控,金华是一代表。豪强可以把转包者的以侵占送入监狱,以占有所有资产;可以把放贷者以诈骗关进监狱,以达到不还钱的目的。而司法之配合,可以说是非常全面。

     很多人问金华最牛的放高利贷律师名姓,此人“学富五车”也。

    “吴英案”另有一批债主,不敢主张债权,他们是义乌寄售业主,实际上是地下钱庄。一般本金千把万,一年放高利贷,利润100%。他们的储户,就是官员和亲属。一般只会将部分钱投吴英处,公安张榜要求登记债权时,他们怕抓,就不敢去。由于只是部分资金,他们不会向储户交代,唯恐挤兑。这些人不在少数。

    据说“长三角”网评市场,五毛已实现联动,比经济一体化快。今见之,果不其然,一群在蟹妈案中露过小脸的上海五毛,也在“吴英案”网战中大显身手,他们对案件基本情况和法律根本不理解,已将为吴英陈情的人,打成异议体制者——尼玛!秘密拍卖资产,构陷入罪是体制吗?为什么有人发财,要D背黑锅?

有西兄难得。明知道将“吴英案”列入,以他之资望,要得罪浙江政法圈子一大批恶人——他们虽然是恶人,但对有西还是敬重的——不因自己个人利害发言,有西是真知识分子!

    @陈有西:重新瓜分掠夺。湖北天龙案,重庆黑打案,安徽兴邦案,浙江银泰案,浙江吴英案,莫不如此。@吴英案汇总 本色概念酒店,至少5000万,450万拍卖;38辆汽车,2000多万,390万拍卖;法拉利,375万去向不明;珠宝7000多万去向不明;博大新天地商品房定金500万去向不明;希宝广场定金500万去向不明

    我希望田文昌师兄亲自出马,与杨律师共同担任死刑复核阶段的律师。

    浙江如不发展信托业,加强资金融通,垄断金融或高利贷,会把本已残破的制造业,悉数坑杀。但近些年,浙江本地信托,关的关,停的停,管理部门辣手摧花,因噎废食,重复当年整顿农基会的错误,造成高利贷在城乡之肆虐。以此特殊的经济区域,不发展草根金融,创业天堂必将遥远。

    十年前,某浙江民企老总国外归来,下飞机时自己的车没来,即乘省检察长的车,到某宾馆关手机睡觉。醒来,杭州城均传其已被最高检抓走。鄙人时在杭,见政法圈人士均作大事将临状——此老总与司法高层之关系人尽皆知。后电视台紧急安排老总与领导一起访贫,谣言遂歇。有人道:再不出来,有人跳楼了!

    十几年前,于温州一纪委书记畅谈腐败及民间黑社会化,鄙人言及,浙江模式实际上就是近代之意大利模式。如果政治上不改革,民主化,必然会如上世纪中后期前的意大利,完全“西西里化”。后几年,对浙江几民企的观察,鄙人不幸言中,地方豪强+地方强政府垄断权力,小企业无生路可寻,成为盲流资本。

我认识浙江某民企,盈利最高的部门,是公司的法务部门,其他部门及分公司乏善可陈。一群离退休司法高官,在里面当家。操纵司法,借钱不还是一;操纵司法,构陷入罪,侵吞私产是二。这么些年,几乎无往而不利。

    由于大量官员涉足“高利贷”,而对大企业的民间借贷问题,从来不是按司法程序进行,操纵期间的司法官员,即有相当大的“便宜处置"之权。你执意要债,就抓债主;关你再谈还款协议,几乎是常规。而这套秘密程序,也让一些司法官员大发利市。一个操盘的司法官员,检察方面查,问题很大,但居然无事。

    吴英案 38辆车,价值2000万,有网友质疑这个数字。据我所知,其中大部分,为带有运营权的义乌出租车,一辆有运营权的出租车价几何,懂行的都清楚。

    看过太多类似对吴英这种民企业者的围猎行为。政府,司法,舆论,形成同盟,真相被掩盖。试图探求真相者,要被堵截,封杀。你不接受勾兑,你编辑你主编接受该如何?最后,贡献于世人的是沉甸甸一砣谎言,一个符合帝国垄断秩序,符合幕后有力者利益的叙事。廉价地愤怒,廉价地认同国家机器。惘也,妄也!

    吴英绑架案后,东阳公安对吴非法集资立案。全国记者聚集东阳义乌,另又一路人,乃公关公司,为财阀服务,在杭州雷迪生宾馆指挥,封堵接近真相的记者。其负责人亦系某报高管,手下记者也成为他业务员,刺探其他媒体采访进展,真相被掩盖,在舆论盲点下,错乱的利益被一统,杀吴英是其设计的最后一幕。

    两份原告为马鞍山农民,在湖北荆门中院和金华中院,均为当天立案当天调解的吴英本色集团的亿元欠贷案,幕后有能量巨大者的操纵。实际利益为谁所得?谁躲在两个马鞍山农民身后?是杨氏兄弟?又是谁在他们身后?

    吴英案件虽有豪强之操纵司法,官资入钱市沽利问题,然根子在金融垄断。00年全国绞杀农基会,因成乡镇提款机,浙江无病跟着吃药;近五六年,浙江一些信托公司证券公司,均为绞杀,使浙江金融“水土流失”,亦是原因。温氏在温州危机后,大谈浙江金融创新,知易行难。浙江版图,岂是垄断集团可以放弃?

    挖吴英肉补自己窟窿。

    浙江之高利贷,出借者多私人,而背后银行及官员者众,想办法“贷”到银行便宜的钱,然后借他人之手,贷于一些企业,是这些人沽利挣息差的手段。而一旦借贷者危机,他们又可用政法权力,通过资产处理,更多抽回本息,如此,将企业的黑洞越作越大,为借贷者扣顶“集资诈骗”的帽子,往泉台一送,就完了。

    吴英案,不仅要看谁得到她的资产,还要看她当年收购了谁的资产,价几何。假如@陈有西 集资搞房地产,套牢,他可以让@斯伟江 造个神话再集资,让@石扉客 炒作,高价购买有西资产助他解套。斯也可以如法炮制。浙江集资要讲故事。话说回来,如果@陈有西 几年前介入民间金融,现在可能是福布斯富豪了。

如吴英这样无政治背景的集资者,一旦出纰漏则人财两空。然浙江亦有牛叉无比的“杨白劳”。一央企出借浙商某数亿,到期央企之财务公司派人到浙索债,腿竟然被打断。旋到警局报案。“杨白劳”与“穆仁智”一通电话,央企老总速到浙江销案带人走,讨债不敢提起。为何?合同利息与实际利益有差,老总得之。

    吴英案件有11个放贷者,而掩蔽在他们身后的放贷者,不少是官员或是官眷。公安对吴英资产的超常规处理——起诉前拍卖,背后就是帮助他们抽回在吴英那里的钱,同时让“操勺分资产者”获得便宜的资产。处置资产,近二十年在浙江是一肥差。曾见一处理农基会资产的女法官,称最悔的就是当时没买便宜资产。

一个是非法吸收公共存款,一个是集资诈骗,后者比前者重得多。然严格按法律条文,吴英两罪都定不了。

    吴英案,既非现在定罪的“集资诈骗罪”,也非“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如果严格执行法律,吴氏甚至可能无罪,然而现在她却要面临死刑。苍天呀!谁要她死?

    “吴英案”说明地方豪强势力的力量,足以让法律扭曲,为特定人重新解释。浙江高院阻击一年,仍是这种结果,悲痛万分。

    吴英死,则本行业一些名流,也是罪人。

    对于“吴英案件”,该说的我已说的很多。二审死刑,类似谋杀。世界上最残酷的事,莫过于一些普通人,在这场集体谋杀中的作用。记者,政府官员,司法界人士,都有某种“无奈的放弃”,一切被利益操控。大家是同谋,都要受到诅咒。

    在吴英案件进入司法程序后,那些操纵舆论的新闻人及公关公司人士,掩盖了有关资产贱卖,非公开处理的真相。一旦吴英死,你们与幕后人一样,都欠一条人命。我诅咒你们。

    吴英二审判死,鄙人不服。公安及东阳政府,在处置吴英资产方面,有严重问题,认为制造“无法偿还”的债务达3亿多元。如果用同样的手法,即便健康无比的大公司,由于资产秘密处置,都可能造成“黑洞”,以适合法条要求。对这个国家的司法,可以死心了?在死刑复核程序上,希望全社会努力,能够阻止之。

    看来齐奇院长还是斗不过吴英案件的幕后势力。

    提请浙江高院齐奇院长,能关注。由于检察院乃司法监督单位,浙省不少提起公诉的案件,显然无罪,法院迫于压力作有罪判决,个别案件错得离谱,使公众对刑事裁判中法院的公信荡然无存。吴英案亦是地方豪强及侦查单位操弄的结果。如此下去,浙省之刑事司法,名为D的工具,实为豪强之工具!

    在吴英案中,公安并未移送吴的资产,而是在审判前提前私下处理掉。这种处理,造成了本色集团巨大的资产黑洞。楼氏集团,在此间表现出非凡的操控能力。他们的高层数十人为政法出身。而舆论控制上,他们雇佣一在沪新闻界工作的本地才子,在新闻单位中斡旋,使大量外界质疑被销声。

    向《21世纪经济报道》致敬,作为新闻人最崇高的敬意。终于说出了吴英案件与东阳楼氏集团的关系。楼不仅在吴英本色集团资产处理上受益,而且一定程度上操纵了司法处理。
在吴英被拘留后,吴英的父亲,看到一个警官带着一个人,偷偷揭开本色集团在义乌一库房的封条,在里面翻来翻去。吴父当即呵斥,然警察如无事人一般溜走。

    吴英案件的一大悬疑,是本色集团的资产处理。本色概念酒店仅装修费就化3000万左右,方开始经营吴英即出事。这间酒店,在一个封闭的拍卖场,由东阳公安主持拍卖,中标价格只四五百万。中标者是谁?哈哈。

    吴英在看守所时,有司曾派一中年妇女化装成嫌疑犯,与吴同居一室,套取吴所知的情况,及时“消毒”。掌握吴的心理动态,向上汇报。为吴所识破。到现在很多秘密,还在她肚子里。

    吴英案回顾1:在吴英被杨氏兄弟绑架前,发生过这样一件事。那时吴英神话颠倒众生,义乌银监办对此怀疑,即在义乌市政府召集各口领导开会,要求他们到分管的行业摸底。工业科长吴小英时在座。她回去迅速把情况告诉丈夫和小叔,就是后来绑架吴英追债的杨氏兄弟。吴小英始终参与了绑架行动。

    吴英案回顾3:吴英案鼎沸,各路记者赶往东阳义乌,每天都有似是而非的消息。我的线人提供了关键人物吴小英的电话,联络她后,不到10分钟,即有同行要我去杭州雷迪生宾馆谈一谈,不希望我接近吴小英,为我拒绝。又10分钟许,某对我深具影响力的人,让我无条件撤回——吴小英如印度圣牛一般,不可触及!

    吴英案中司法部门的表现,政府假手私人公关对舆论的操纵,鄙人见识过了。很多疑团未解:两个马鞍山农民背后是谁?为什么急于处理吴数千万资产?东阳幕后人答应了踢爆吴英案的杨氏兄弟(背后是义乌官员吴小英)什么?可以肯定,在贷款人身后,是银行和官员。


网站首页| 走进我们| 法律法规| 经典案例| 社会评论| 法律文集| 热点关注| 会永名案|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地址:临沂市沂蒙路与金源路交汇处四季春天3楼301室(中级法院南150米)联系手机:13864951579 联系人:王律师
Q Q 号码:916462871 版权所有:王会永律师 技术支持:潍坊点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