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临沂市沂蒙路与金源路交汇处四季春天3楼301室(中级法院南150米)

电话:13864951579

Q Q 号码:916462871

联系邮箱: lywanghuiyong@163.com

会永名案

当前位置:首页 > 会永名案

因上访被寻衅滋事辩护词

发布时间:2016/9/8 9:10:00

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荆兆奉因宅基地等原因上访被莒县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荆兆奉不服判罚提起上诉,我作为荆兆奉寻衅滋事罪一案的二审辩护人,也是一审的辩护人,就该案提出以下辩护意见,希望法庭能够认真对待辩护人的意见,排除非法因素干扰,做出独立合法的判决:

    首先,作为因上访引起的刑事案件,上访的原因是非常重要的,并非一审法院所认为的信访理由是否正当,并不影响其寻衅滋事罪的认定,而是其走上上访的道路是因无路可走,逼上梁山,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

    一审庭审时查明,自2010年开始荆兆奉因为奶奶居住但属于自己的老房子(该房子土地证登记的是荆玉珂,但是实际是荆兆奉的,荆玉珂在公安机关的证言是违心的,庭审时其欲出庭说明,被法庭拒绝)被村委强行拆除,其与母亲被村委及社会人员殴打的事情,以及该被拆除的宅基地划给谁的问题,还有荆兆奉本人及丈夫、两孩子的口粮田问题和经营的‘文心’油坊两次被砸的事情多次到北京上访,并且到了不属于信访接待场所的北京天安门地区、中南海周边、美国驻华使馆周边等地区,受到了北京市公安机关教育、训诫、行政处罚。

从2010年到2015年的五年多时间里,走在不停上访的路上,其间的艰辛与痛苦不是上访者是无法体会的,其间的希望与失望是怎么交织的,为什么要去上述不让去的地区,又受了多少的训诫和处罚,辩护人、检察官、法官恐怕是无法体会的,荆兆奉经受的欺凌的每一件事都是正常人无法忍受的,所以她去肯定有去的理由,去了也并不因此就构成寻衅滋事罪。

    其次,荆兆奉到上述地区的行为并不构成寻衅滋事罪,无法与该罪对号入座。

    我国刑法将寻衅滋事罪的客观刑事表现为四种形式:①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③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④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荆兆奉的上访行为不符合①②③的形式,至于④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辩护人认为荆兆奉也不构成,其只有一次在天安门金水桥跑到了桥上被及时制止,也依法给予了处罚,其他并无出格行为,即使到了上述地区也未起哄闹事,更没有造成公共场所秩序混乱,何况严重秩序混乱。

    因此,荆兆奉的行为属于维权行为,虽有些行为不妥,但是是基于其正常的诉求,并没有犯罪的主管故意,也不符合犯罪构成。

    第三,一审法院认为的荆兆奉行为扰乱了社会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是捕风捉影,空穴来风,毫无依据。

如果荆兆奉的行为真的是扰乱了社会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那么也应当是在北京扰乱了社会秩序,在北京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但是,控诉方并未提供任何的扰乱秩序造成恶劣影响的北京方面的证据,既无北京方面人证,也没有北京方面关于恶劣影响的任何单位说明,仅凭莒县的街道的一些维稳工作人员和村里的村委成员和几个村民的证言,就认定扰乱了社会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真是欲加之罪!

    第四、 荆兆奉的上访行为地是北京地区,如果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也应当是在北京地区,依据我们国家刑事诉讼法关于管辖区的规定,也应该是由北京警方立案侦查,并由北京的检、法来控诉和审理,莒县公检法无管辖区,从侦查、起诉到审理都是违法的,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该一审判决非法。

一审庭审之时,辩护人和荆兆奉提出莒县检察院、法院无管辖区,要求双方回避,但莒县检察院、法院仍然决定继续审理,严重损害了荆兆奉的权益,践踏了法律。

    第五、从一审认定的证据来看,无法证明荆兆奉构成寻衅滋事罪。

一审法院给荆兆奉定罪的证据有两大类,第一是书证,包括莒县公安局的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传唤证,抓获经过、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朝阳、西城分局的训诫书、工作说明、建议函、到案经过、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他书证虽然不少,但与荆兆奉寻衅滋事罪没有直接联系,可以说与都是些与定罪没有关联的一些证据,而恰恰是说明为什么要抓捕荆兆奉的一些原因。两地警方的证据,莒县警方的是立案的程序性文书和抓获经过,与定罪无关联,北京警方的书证恰恰说明了荆兆奉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起码,北京警方没有认为构成犯罪,北京警方不仅自己没有作为犯罪立案,也没有建议莒县警方作为犯罪立案侦查,因此这些证据无法指控荆兆奉犯罪,反而证明其不够罪;第二是证人证言,只有证人刘安军的证言说2010年到2013年年底多次进京非访,故意刁难接访人员,给其他信访人员带来效仿作用,严重扰乱了信访秩序,影响极其恶劣。其他证言未证实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也为认为影响恶劣,即使这位刘军安的证言也只是说扰乱了信访秩序,并未说是公共秩序。其他的大量的证人包括刘安军都是当地政府的维稳工作人员和村委的工作人员,可以说与荆兆奉有利害关系,是荆兆奉的对立方,说白了,捉了荆兆奉,他们工作就轻松了,这些证人的可信度极低。

     所以,辩护人坚持认为,荆兆奉的上访行为虽然有些出格,给当地政府和村委人员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让他们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但是这种行为并不构成犯罪,尚属于一般违法,可以给予行政处罚来处理,尚未触到寻衅滋事的刑事高压线上,不应当认定为犯罪。希望二审法院审判法官拨云见日,排除干扰,力判荆兆奉无罪,维护神圣的法律!

                                     辩护人:王会永

                                     2015年12月27日


网站首页| 走进我们| 法律法规| 经典案例| 社会评论| 法律文集| 热点关注| 会永名案|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地址:临沂市沂蒙路与金源路交汇处四季春天3楼301室(中级法院南150米)联系手机:13864951579 联系人:王律师
Q Q 号码:916462871 版权所有:王会永律师 技术支持:潍坊点睛